输入手机号码
输入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重置密码
密码重置成功

坐稳了!熊猫君开车带你“鸟节”一日游!

作者 刘洁芸

坐稳了!熊猫君开车带你“鸟节”一日游!

WWF世界自然基金会 2018-04-04

作者 刘洁芸

当我们说起海边,你会想起什么?

 

是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白?

 

其实世间万物存在于你可能还没有到过的看过的地方,比如在我国东部沿海常见的潮间带滩涂湿地,乍一看泥泞无趣,其中却蕴藏着无限生机,比如各种各样的水鸟啦~ 到了四五月间,熊猫君和童鞋们即将迎来一年一度的爱~鸟~周~ 

 

今年,熊猫君特别邀请了我们熊猫家族的一个鸟类专家成员来陪大家过“鸟节”:下面就请我们熊猫家族讲解员(扛把子)No.1 : 刘洁芸 出场

 

 

刘洁芸
讲解员 No.1

 

 

大家好 今天熊猫君派我带大家欣赏东部沿海常见的潮间带滩涂湿地,请各位专心听我讲,这个团人数多,大家注意不要跟丢了哦!

 

 

忙碌的滩涂

 

1

 

黑尾塍(chéng)鹬(yù——掩盖在亲戚光环下的明星

Black-tailed Godwit (Limosa limosa)

 

今天的第一站,我们先看看鸻(héng)鹬类。它们是一类常活动于滩涂湿地的鸟类,喜欢涉水觅食,潮涨潮落的滩涂地带营养丰富,蕴藏各种不同的食物资源,就是他们最喜欢光顾的餐厅。

 

鸻鹬类不乏明星,例如全世界仅剩约200对的勺嘴鹬,可以连续飞行9天不吃不喝的长距离迁徙名将斑尾塍鹬,长着胡萝卜嘴的蛎(lì)鹬等等,很多都在春秋季的迁徙过程中路过中国东部沿海的滩涂湿地,停歇并补充能量。

 

这次要讲的这一只是斑尾塍鹬的近亲——黑尾塍鹬。

一身漂亮繁殖羽的黑尾塍鹬

 

顾名思义,黑尾塍鹬和斑尾塍鹬最大的区别之一就在尾巴上,黑尾塍鹬的尾羽黑色而斑尾塍鹬的尾羽有横斑;当飞起来的时候,尤其容易辨认。

 

 

提问:斑尾塍鹬在哪里?

文末揭晓答案

 

虽然常被亲戚斑尾塍鹬的光环掩盖,但黑尾塍鹬本身也具有很高的保护价值,由于栖息地丧失等原因,黑尾塍鹬数量呈迅速下降趋势,列入IUCN红色名录的近危物种。

 

其实很多的鸻鹬类都跟黑尾塍鹬面临类似的危险。滩涂湿地是鸻鹬类漫长的飞行中重要的“加油站”,而近些年来这些“加油站”不断减少,仅存的“加油站”又由于种种原因,“油量”稀少,难以满足集群而至的鸻鹬们。

 

2

 

遗鸥——勿让“遗落之鸥”被遗忘

Relict Gull (Larus relictus)

 

第二站,我们来看看另一位长期光顾滩涂餐厅的遗鸥,它们是渤海湾生态区滩涂湿地的冬季访客。

 

遗鸥在1929年首次发现时候曾被认为是棕头欧的亚种,直到1971年,才确立了它独立物种的地位,并命名为遗鸥,意为“遗落的鸥”。而今这曾经的遗落之鸥,种群数量不断减少,被IUCN红色名录列易危状态,不禁让人担心它们有一天将彻底消失,被遗忘在时间里。 

   换上繁殖羽的遗鸥(图片来自鸟网)

 

遗鸥繁殖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以及中国内陆北部少数几个位于干旱草原地带咸水湖中的孤立小岛上。这种生境十分脆弱,受到人类活动造成的湿地退化,更受到气候变化的严重影响,处于随时可能干旱或退化成草滩的危险处境。

 

遗鸥越冬于黄渤海区域的沿海滩涂,其中已发现的最大的越冬地就是我国渤海湾区域天津和河北的沿海滩涂,这片滩涂同时也是鸻鹬类赖以生存的迁徙中途停歇地。

 

而今这片滩涂湿地由于围垦开发, 可供遗鸥生存的栖息地不断受到挤压,所剩的自然滩涂已为数不多。

 

南堡湿地就是其中之一。2017年6月,河北省林业厅,滦南县人民政府,WWF和保尔森基金会达成四方合作协议,与北京师范大学的科研团队共同努力,推动建立保护区,以更好的将这一重要栖息地保护起来。目前,建立保护区的前期准备工作仍在进行之中。

热闹的南堡湿地

 

3

 

卷羽鹈鹕——准网红鸟的艰难生活

Dalmatian Pelican (Pelecanus crispus)

 

第三站是最有意思的了,这次我们能看到的是鹈鹕(tí hú)。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它们大概是一种存在于故事书和动物园的神奇生物,标志性的大嘴加上捕鱼绝技,绝对是难以认错的一类鸟。

 

卷羽鹈鹕是世界上8种鹈鹕中体型最大的一种。看这帅气的发型,能装3斤鱼的大嘴,时而犀利时而呆萌的眼神,壮硕的身躯,绝对是“网红鸟”的潜力股。

 帅气的卷羽鹈鹕45度脸标准照

(知识共享版权CC BY-SA 3.0 ©Olaf Oliviero Riemer)

 

但是要说在国内见到野生种群,那大部分人可没这个好运气。虽然在IUCN红色名录的评估中,2017年卷羽鹈鹕的濒危级别由易危(vulnerable)下调为近危(Near Threatened),看起来受到种群减少的威胁变小了,但是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中国国内的种群情况其实很不妙。卷羽鹈鹕有三个相对独立种群,按照其繁殖地的不同而区分,分别在欧洲、中亚和蒙古国三地繁殖,濒危级别的下调主要原因是由于欧洲繁殖种群在希腊等地实施的保护性措施已经产生了较好的成效,缓解了全球种群的下降趋势,部分地区的卷羽鹈鹕数量趋于稳定甚至有所上升。

 

但是繁殖于蒙古国,越冬于我国东南部沿海的东亚种群却面临着极大的危险,2012年全球水鸟种群评估(WPE5)评估其种群仅剩50个个体,虽然近几年在迁徙停歇地曾记录到超过100只的种群,但其保护状况仍然危在旦夕。卷羽鹈鹕曾遍布于蒙古和国内,像其他水鸟一样,受到盗猎、湿地退化、人为干扰等多种威胁,数量急剧减少。现存的卷羽鹈鹕东亚种群只繁殖于蒙古国西部一小区域的湿地,而那里的湿地仍然面临着过度放牧、人为干扰、偷盗猎等多种威胁。而从繁殖地到我国东南部沿海,还要经过漫长的干旱地带,湿地的丧失使得迁徙过程中缺少能够觅食补充能量的停歇地。越冬地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例如温州湾、杭州湾、广东福建沿海,这些地区经济迅速发展,卷羽鹈鹕面临着栖息地丧失、人类干扰和食物资源减少造成的种种威胁。

 

慈溪滩涂越冬的卷羽鹈鹕

 

熊猫君和我对此有点小想法:我们除了希望将卷羽鹈鹕捧成网红,让大家都能关注他们保护他们外,还想为他做更多,希望以后能有越来越多的卷羽鹈鹕在我国找到赖以生存的一席之地。

 

准网红卷羽鹈鹕表情包

(图片来自网络,知识共享版权,左下©Stephane TOUGARD)

BirdLife International (2018) Species factsheet: Pelecanus crispus. Downloaded from http://www.birdlife.org on 02/04/2018. 

 

4

 

大弹涂鱼——超级奶爸

Great blue spotted mudskipper (Boleophthalmus pectinirostris) 

 

前几站,我们讲了滩涂湿地的这么多鸟,你们知道到底为什么这些鸟都喜欢待在这看似无趣又泥泞的地方呢?

 

当然是为了吃 当凑近观看,就会发现,泥滩上活跃着横行霸道的蟹类和各种螺,浅水里有小鱼小虾游来游去就连泥里还生活着多种多样的贝类和沙蚕。

上海崇明东滩北八滧湿地丰富多样的底栖动物

 

而要从其中选一位代表,你们那个颜控的熊猫君肯定要选的就是大弹涂鱼!要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好吃+这一身如繁星般的蓝色斑点,简直就是浪漫本人了。

 

弹涂鱼:“我不好吃啊不好吃啊”青脚鹬“才不信嘞“

(知识共享版权CC BY-NC-SA 2.0 ©台灣水鳥研究群 彰化海岸保育行動聯盟,https://www.flickr.com/photos/waders/351710688)

 

求偶期时候的雄大弹涂鱼,常喜欢亮出自己漂亮的背鳍,并从平地上跳起,吸引心仪的对象。领域性极强,可谓是怼天怼地怼空气,和泰迪有得一拼!他绝不放过接近他领地的雄性同类甚至其它生物

 

竖起背鳍的大弹涂鱼和他的小伙伴螃蟹

(可能下一秒就怼起来)

 

弹涂鱼能登陆、能上树、能挖洞,如此本领靠的还是这一身的好装备,强壮的胸鳍尾鳍帮助它在泥地上爬行弹跳无阻;眼睛长在头顶上(并不是看不起你)可以敏锐的发现上方的天敌;能够进行辅助呼吸的皮肤,时不时在泥地上打个滚保湿美容。

 

最重要的还是有一张多功能大嘴(腮腔),可以:

 

含水:鱼类的鳃只能从水中获取氧气,弹涂鱼在泥地上活动时含上一大口水便于随时摄取水中的氧气。

 

含泥:生活所迫,弹涂鱼个个都是挖洞好手。U形的巢穴就是弹涂鱼的避风港和育儿所,一旦有风吹草动,马上撤回,是动荡的潮涨潮落中安全的避风港。而唯一能够帮助他们挖洞的也只剩下这一张大嘴,靠一次次的搬运,挖掘和修复巢穴。

 

含空气:大多数弹涂鱼都是好爸爸,雌性在U形洞穴尽头产好卵之后,就全由爸爸照顾了。弹涂鱼的卵需要在富含氧气的环境下发育,而其所处环境往往都是缺氧水。因而为了卵能够健康发育,弹涂鱼爸爸会在每次低潮时将空气一口一口从巢穴外搬运进卵所在的巢穴;并且在卵发育完成后再讲空气移除,释放小宝宝到水中。对另外一种广东弹涂鱼Periophthalmus modestus的研究表明,弹涂鱼爸爸需要来回100次左右才能将巢穴中的空气完全排出!这工作量绝对配得上“模范超级奶爸“这一称号。

 

“模范超级奶爸”空气搬运过程示意图

 

而今滩涂的底栖动物由于上游泥沙和营养物物质的减少,水源污染,气候变化,过度养殖开发,围垦等多方面的原因,也在不断减少,这使得本就生活艰难的鸟儿们更是雪上加霜

 

保护鸟类不仅仅是要保护鸟类本身,而是保护整个生态系统,包括栖息地、食物资源等等。这同时也是为了保护人类本身,为后代留下人与自然共存的环境。

 

 

到这里,我今天的工作就暂时结束了!文末有我的名片,请惠存~ 如果对我的讲解还满意,请各位留言告诉熊猫君,以保我的家族地位!毕竟熊猫家族卧虎藏豹,争个No.1实属不易

 

另外,爱鸟周“野趣嘉年华”日子要到了,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或者当面夸奖我,欢迎去熊猫君的展位和熊猫君聊聊!

 

 

活动名称:2018上海爱鸟周“野趣嘉年华”

时间:2018年4月14日

地点:上海长风公园

 

 

刘洁芸 (照片:Audra Melton / The Coca-Cola Company /  WWF)

WWF中国淡水项目专员,主要负责鸟类迁飞项目的监测研究,志愿者培训,自然体验等相关工作。毕业于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生态与保护生物学专业,硕士研究生,专注鸟类及其迁徙的相关研究。

 

随堂考答案如下:箭头指着的就是混迹在黑尾塍鹬群中的斑尾塍鹬。 

 
 

来自刘洁芸的科普

 
 
 

 

“爱鸟周”源于1981年,最初为保护迁徙于中日两国间的候鸟而设立,确定在每年的4月至5月初的某一个星期为“爱鸟周”,期间开展形式丰富的爱鸟活动,每年都吸引着全国成千上万的群众参与。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南北气候不同,各地选定的爱鸟周时间也不尽相同,上海的“爱鸟周”就定于4月的第二周。

 

本次“野趣嘉年华”是上海“爱鸟周”的启动仪式,以“保护鸟类资源,守护绿水青山”为主题,届时各野趣特色公园、特色学校、社会环保团体、公益组织、自然教育机构等都将带来自己的特色展览和活动,宣传展示野生动物保护和上海野趣。

 

参考文献:

1. BirdLife International (2018) Species factsheet: Pelecanus crispus. Downloaded from http://www.birdlife.org on 02/04/2018. 

2. Shi, H., Liu, N., Cao, L., & Barter, M. (2008). Status of the East Asian population of the Dalmatian Pelican Pelecanus crispus: The need for urgent conservation action. Bird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18(2), 181-193.

3. Ishimatsu A., Yoshida Y., Itoki N., Takeda T., Lee H.J. and Graham J.B., 2007 – Mudskippers brood their eggs in air but submerge them for hatching – Th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Biology, 210: 3946–3954.